等着血浆输完液体也输完杨逸替凯特拔了针后终
当前位置:主页 > 双色球杀号彩经网官网 >
双色球杀号彩经网官网

等着血浆输完液体也输完杨逸替凯特拔了针后终

来源:双色球杀号彩经网-双色球专家杀号定胆_彩经网 发布时间:2018-07-30
内容摘要:但你摊开了双手,一脸无奈的道:我理解你的感受,所以我不会劝你什么,也不会逼你做什么,现在让我们等消息,看看这件
但你摊开了双手,一脸无奈的道:“我理解你的感受,所以我不会劝你什么,也不会逼你做什么,现在让我们等消息,看看这件事最终能够处理到什么程度,所以现在就别急着做出决定了,一切等明天再说。”
 
    杨逸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他只能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好的,明天看情况再说吧,但我能去看看我的同伴吗?”
 
    “最好不要,我的人正在给她动手术呢,你去也帮不上什么忙,最好就在这里等。”
 
    杨逸叹了口气,然后他沉声道:“队长,这是你开的饭店吗?”
 
    “哦,不是,我不是老板,我只是经理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了点头,然后他对着丹尼低声道:“那么这里只是您掩饰身份的地方吗?”
 
    丹尼笑道:“也不纯是为了掩饰身份,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啊,你可以认为餐馆经理是我的工作,暗夜骑士的队长是我的兼职。”
 
    杨逸想了想,道:“您能跟我说说我父亲吗?我想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,在我熟悉的形象之外,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 
    丹尼倒了杯茶,然后他一脸深思状的道:“你的父亲,他是一个很公道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公道?”
 
    “是的,很公道,他是一个情报商,他基本上不自己动手,但是他给的价格公道,做事公道,那么当然很多人就会愿意跟他合作,你父亲不轻易和人起冲突,情报商人缘得好,但是惹到了他的人,也总能得到很公平的报复。”
 
    “公平……的报复?什么报复能是公平的?”
 
    “很多啊,该杀全家杀全家,不该杀全家的那就绝对一个都不多杀,你父亲严格恪守着处事公道的原则,所以,他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丹尼笑道:“哦,还有,你父亲很看中华夏人的身份认同,对于华夏人,他还是能够做到另眼看待的,能帮的时候,总会伸手帮一把。”
 
    “能不能和我具体说说他都干过些什么事?”
 
    丹尼犹豫了一下,摇头道:“还是算了吧,牵扯了太多人,有些事情不方便说的,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你知道也没什么用。”
 
    杨逸也是犹豫了一下,决定还是先不问了,交浅言深不合适,人家不愿意说就最好别多问。
 
    这时候,丹尼端起了茶杯,微笑道:“其实我也好奇你父亲是怎么死的,当然了,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,当间谍搞情报的,身上总是有些秘密不能被别人知道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低声道:“他是被人杀了的,但我不知道是谁。”
 
    丹尼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将军难免阵上亡,那么你呢,你为什么又和约翰.琼斯他们混到了一起?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我想当间谍,我想搞清楚是谁杀了我的父母,所以我想跟琼斯先生入行。”
 
    “多久了?”
 
    “十四天,不,十五天,从见到琼斯先生到现在正好半个月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半个月啊,那就好办一些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雅间的门被敲响了,那个带走凯特的人又回来了,在椅子上坐下,他一脸平静的道:“结束了,没什么事。”
 
    丹尼倒了杯茶给那个带走凯特的人,然后对着杨逸微笑道:“赵曜,我的兄弟,阿曜,这位是杨胜的儿子。”
 
    赵曜对着杨逸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幸会。”
 
    “谢谢,我能去看看她吗?”
 
    杨逸忍不住站了起来,他肯定还是担忧着凯特的安全。
 
    丹尼笑道:“当然可以,现在这边已经没你的事了,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,跟我来。”
 
    起身,带着杨逸到了酒店后面的一个小房间。
 
    房间里收拾的非常干净,一点儿血迹都没有,凯特两手一只手上输着血浆,一只手上挂着吊瓶输着液,盖着一张白色的单子。
 
    “已经没有危险了,但还没有从麻醉中醒过来,待会儿把你们送到楼上的酒店里,呃,我这边没有女人,所以只能你自己照顾她了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丹尼探出了头,对着外面大声道:“阿曜,过来帮忙把人送上去,今晚你就住酒店吧,帮忙照看着点,有什么事情方便处理。”
 
    杨逸忍不住道:“住酒店?可以吗?”
 
    丹尼微笑道:“酒店就在餐厅上面,在这里你们绝不会有任何危险,重申一遍,这里是暗夜骑士的地盘。”
 
 第三十一章 别丢下我
 
    酒店就在漂亮餐厅的楼上,也不知道丹尼怎么运作的,三个人抬着一个明显不正常的女人进入一个房间时,竟然连问都没问一声就让他们把人给送进去了。
 
    杨逸又困又累精神还极度紧张,现在,精神稍微放松了一些的他很想能好好睡上一觉,但是他不能睡,因为,他要睡了凯特就没人管了。
 
    凯特不能去医院,且不说她的枪伤进了医院就意味着一系列的麻烦,问题是只要离开这儿,搞不好立刻就会被人干掉的。
 
    昏睡中的凯特,其实还是很漂亮的。
 
    等着血浆输完,液体也输完,杨逸替凯特拔了针后,终于可以躺在床上稍事休息一会儿了,他只想闭闭眼睛的,但是他闭上眼睛后几乎是顷刻间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之中。
 
    杨逸睡得很香,直到他被一声很低的声音唤醒。
 
    还处在逃命状态之中呢,即使杨逸再累再困,他也不会睡得很死。
 
    “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 
    杨逸睁开了眼睛,使劲儿揉了揉发涩的眼睛,然后他就看到睁开了眼睛的凯特。
 
    杨逸从床上飞快的爬了下来,走到了凯特的床边,低声道:“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有些疼,我这是怎么了,我们在哪儿?”
 
    “在酒店,你刚做完手术,现在很安全的,你不要担心。”
 
    凯特的眼神有些涣散,她盯着杨逸怔怔的看了一会儿后,极是苍白的脸上突然微微有些发红,然后凯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,低声道: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 
    杨逸楞了,然后他立刻道:“啊,可你现在肯定不能下床啊,哦哦,我明白了,你稍等啊。”
 
    杨逸开始寻找合适的东西做尿盆。